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做我的朱丽叶-【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09:44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老妈向我介绍说周阿姨的女儿是一位美女,催我去见一面。虽然我一向不认可老妈的审美观,但是为了能让周阿姨不颜面扫地,我只好屁颠屁颠地跟着她去领略一下她家那位“有鼻有眼”的女儿。坐在车上,我端详着这位50岁的阿姨,她下巴的肉已达厚厚三层,眼睛被肉挤得只剩下了一条缝。我凭着自己的超强文学才华在脑海中为她赋诗一首:“白白的脂肪给她两只细细的眼睛,她却用细细的眼睛为女儿寻找爱情的光明。”我为自己的诗歌叫好时,突然想起某位哲人曾经说的一句无比精辟的话:“如果你还不知道未来老婆的模样,那么最好先看看丈母娘的长相。”依照这个理论,我想接下来相亲的那位对象肯定会让我屡屡被谎言戳伤的心灵再遭涂炭。

就在车停在周阿姨的院子门口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是好友小雄打来的。我突然有主意了。我接通电话,便大声地说:“什么?你在哪家医院?脑袋有没有缝针,胳膊和腿还在吧……”

我边说边看周阿姨的反应,我看到她的小眼睛瞪得老大,她显然被我的电话吓坏了。我一挂电话,就对她说:“我的朋友出车祸了,我得马上去医院……”

她连忙摆手说:“去吧,去吧……”

我撒腿就跑了。原来小雄这小子又在网络上聊了一个女孩子,又请我去做“伴郎”了。

我赶到那家餐厅,小雄已经站起来向我招手,那个女孩儿也站了起来,望着我,我立马觉得腿一阵发软。天啊!那个女孩儿居然这么漂亮!眉眼精致,秀发披肩,那不是我的梦中情人吗?居然被小雄给捷足先登了!真是没天理啊!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这位美女,头脑有些迷糊,傻傻地问道:“美女,怎么称呼你?”

“呵呵,你不是已经称呼我了吗?”

嘿!还真有幽默感啊!我正准备刨根问底地攻克这个问题时,耳边忽然又飘过一个声音:“猪猪,我回来了!”

我抬头一看,一个笑眯眯的胖妞正给了我一个很丰满的笑容,接着问道:“你叫小开吧?小雄在网上总跟我提起你……”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明白了两件事情:第一,美女的小名居然和某种动物相关;第二,原来女主角是这位胖妞啊!饭局结束后,小雄开始和胖妞继续他们的网络未了情,我和猪猪开始天南地北地聊起来了,聊得不是一般的投机,真是投缘啊!

聊了半天之后,我们发现小雄和胖妞的手在桌上公然相牵了。猪猪说:“小开,我们开路吧!”

我们走在路上,我决定问一个“高水平”的问题:“你这么漂亮为什么叫猪猪呢?是你男朋友给你取的昵称吗?”

她转脸对我说:“你才叫猪呢!我姓朱,叫朱丽。她们都叫我朱朱。”

我听完后,觉得某个关键问题被忽略了。于是摘下路旁的一片树叶,送到她手上说:“你看看,这下你成朱丽叶了!你的罗密欧一定很帅吧?”

她咯咯地笑了起来:“我的罗密欧还没有找到呢!”

我内心一阵狂喜,几乎手舞足蹈起来,表面上却假装遗憾地说:“我真为我的兄弟们感到惭愧!”

“惭愧什么?”

“真是太浪费美女资源了!”

我看到眼前这个美女笑得弯下腰来。我逮着机会乘胜追击,迅速将她的生辰八字联系方式喜好厌恶给统统套了出来:朱丽,女,1984年6月16日出生,交通大学法律系研二学生,住在研究生二楼202,喜欢电脑,电话号码:130××××××××……

当我将“简历”在心里过了一遍之后,朱朱忽然意识到了点儿什么,问我:“你这是查户口,还是另有图谋啊?”

“另有图谋!”

“不是想追我吧?我可得问问老妈!”

我晕,居然有研究生拿老妈说话的。我连忙通吃,说:“我追,排除万难!”

她微微一笑,对我说:“那好!从这一刻开始,开始追我吧!go!”

说完,我发现她的身影像一阵轻风般飞奔而去,我连忙追了上去……

我没有追上她,因为追了15分钟之后,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影消失了,我只好让中国联通去替我追,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追我不容易吧?你可以选择放弃了吧?因为我可是学校的长跑冠军……”

我一咬牙,说:“你可以抛弃!但是我不放弃!”

我觉得强攻不行,只好智取了!

经过一个晚上的反复思考,我想起下个礼拜就是她的生日了,我得给她一个惊喜。

那晚,我去花店买了一大把玫瑰花,然后用一个超大的黑塑料袋裹着,在学校的花园里静候时间的流逝……

时间终于到了23时40分,夜黑风高,我开始向她的宿舍进发,此时她的宿舍周围只剩路灯亮着,我顺利翻过围墙潜入到了她的宿舍背后。

拨响了她的电话。她迷糊地问我说:“你这么晚打电话干吗?”

我说:“你别问这么多,你到你宿舍窗口看看有什么!记住,千万别尖叫!”

说完,我就挂掉了电话,顺着她宿舍的水管爬了上去。我在水管上扒着,一只手举着鲜花伸到她的窗口,等待着她的惊喜。

这时,窗户忽然被一把推开了,一个硕大的“头颅”伸了出来……

“啊——”尖叫声终于还是响起来了,接着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大叫道,“抓贼啊!”

这声音实在太意外太有爆破力了,我被震了下去,还好这二楼不高,下面还是松软的草地——但我还是受伤了,我被一盆花砸中了!

我不得不住进了医院。那天,小雄带着胖妞捧着鲜花来看我,胖妞别扭的表情告诉我,那个帮朱朱代劳视察窗口的女孩儿是她,那个拥有一流的砸花盆水平的人也是她!她买了好大一束鲜花给我,说:“一半是赔你的花,一半是给你赔礼道歉!”

我忍痛接受,并告诉她:“你只要答应以后只住一楼,我就原谅你!”接着,我将鲜花递到朱朱手里:“祝你生日快乐!如果可以,请做我的女朋友吧!”

小雄和胖妞拍起手来,朱朱弯腰一笑,说:“那得看我妈能不能看上你了!”

我头又有些痛了,我扯了扯头上的纱布说:“没问题,还没有毁容!”

三天后,我顺利出院,直奔她家,等待未来丈母娘检阅。车停在院子门口,忽然感觉眼前的场景好像有点儿熟悉,我刚跨进院门,就听到楼上传来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小开,你来了啊!”

我看到楼上的阳台上一位胖阿姨正在向我招手,那不是周阿姨吗?我连忙转身撒腿就跑。这天底下的事儿怎么这么巧啊!居然都搅一块儿了,看来非跑不可了!

好不容易跑了出去,手机忽然响了,是朱朱,她在电话里大叫:“你这个胆小鬼,我妈叫你一声你怎么就跑了啊!她又不会吃了你!”

什么?周阿姨是朱朱的妈妈?

哇!遗传误差太大了吧!老话说得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宁波治疗性功能障碍好的医院在哪里

广州有哪些帮助戒赌的医院

南宁三代试管机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