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请帮我找找我的脸-【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33:15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小雪刚搬来这个小区不久,尽管在搬来之前,就对小区过去发生的一些事略有耳闻,但在这样一个大城市中,要找到租金如此便宜的房子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虽然“四区”小区这个名字并不怎么好听,但在白天时,这个花园似的小区还是很美的,只是到了子夜后,白天的可爱全然不见,只留下阵阵阴风,穿梭在楼与楼的夹缝中。

但究竟是什么事,小雪根本无暇去关心,她只知道拼命地工作,赚钱,所以,才会在晚上又去找一份兼职,因为晚上的工作总是做的太晚,她才在离工作地点很近的地方找了这个便宜的住所,因为便宜,省钱,她才会很开心的住下,又哪里管得了什么怪事不怪事,她只隐约听说,3个月前,就在47号楼的9楼一家出了一桩事,后来,那家就搬走了,此后,小区所有人对此事都绝口不提,有说起的,其他人更是加以回避,更奇怪的是,这个白天生气勃勃的小区,一过晚上12点,便空无一人,在夜幕笼罩下的小区,看上去,更像是一座古老的死城,谁,都不愿出来,也不会出来,哪怕是天大的事。而她,距离47号楼仅隔一栋!

这天,小雪加班到深夜,赶走进小区,已是午夜1点半了,阵阵的风吹得她发抖,一阵莫名的心慌使她越发不安。“要镇静,不许瞎想”,她给自己壮胆。可她越想,思想越是不听使唤,她裹了裹身上的衣服,加快了脚步,眼看到了电梯口,心里的恐惧总算得到缓解,正准备按电梯,手却在空中停顿住了。

“该死!电梯怎么坏了!”

她又气又怕,看来只有走楼梯了。她转过身正要从楼梯上去,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小女孩,大概13、4岁的样子,长长的头发垂在脸的两边,半掩着那张秀气的俏脸。

小雪一看是个女孩,原本紧张的心情也好了许多,她长长的呼了口气。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遇上鬼了”她心想,“嘿嘿,真是自己吓自己”。她忍不住好笑。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油然而生,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一个孩子在外面乱转?她的家人一点也不担心吗?可再奇怪,她也顾不上去想了,再说了,那只是一个孩子嘛!此刻,她一心只想赶快回家,好好的放松一下,再大睡一觉。于是,拔腿就向楼梯口跑去。

“姐姐,你一定是新搬来的吧!”

已经跑到楼梯口的小雪停住脚步,她慢慢地转过身打量着这个胆大又可爱的女孩。

“你怎么知道我是刚搬来的?”小雪试探地问。

“因为,小区里的人都知道,电梯在每天午夜12点准时关的!”小女孩说,“姐姐,你以后要早些回家,要不然,就赶不上电梯了!”

小雪从离开家到外地,除了工作,谁也没有这样关心过她,甚至一句温暖的话也没有,搬入这个小区,更是没人向她说过关电梯的事。而此时女孩的一句话,足以让她感动好几天,先前的恐惧,早已荡然全无存。

她感动地走到女孩面前,俯下身子:“谢谢你告诉我,可是都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回家呢?你的家人会担心你的!你住哪?姐姐送你回去吧!”

“我就住在隔壁那幢楼,因为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妈妈说找不到就别回家,我很害怕,所以才找到现在。”小孩继续说道,“姐姐,你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能回去!”

噢,原来是这样,小雪总算是放心了,对女孩说:“你妈妈怎么能这样呢,没事,明天姐姐帮你找!”

“真的?不能说话不算数,你答应我的,一定要做到!”小女孩兴奋地说。

这极为平常的一句话,不知为什么会使小雪感到一阵冷,她忙说:“好了,时间不早了,快回家吧,不然妈妈要着急了。”

“好,姐姐再见!”

“再见!”女孩说完转身跑了。

很快,小女孩就要消失在夜幕中,可就在即将消失的那一瞬间,她回头,朝着小雪笑了。天哪!那是怎样的一个微笑,与其说是一个微笑,倒不如说是一个阴笑,带着一种死亡的气息,残留在嘴角,仿佛一切都要结束的样子...或许,那是小雪永远无法忘记的一个噩梦。

连续几天,小雪再也没敢出门,直到向公司请假的时间到期了,她才战战兢兢的去上班,并且说什么也不肯再加班,人们都很好奇,可问过几遍,她什么也不肯说,只是默默祈求不要再碰到那女孩。就这样过了一个月,渐渐地,这件事也淡忘了,生活又一如既往。

这天,公司加班到很晚,走进小区,已经快到凌晨3点了,阴阴的风,不由使她想起了一个月前的那件事,那个永远也忘不了的“微笑”。她越想越怕,用及近狂奔的速度朝着屋子奔去,就在马上要看到那栋楼的时候,她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小小的、熟悉的身影,在向她招手。

天啊,怎么办?对了,往大街上跑,想着,她立即掉头朝马路上奔去。刚转身,就和什么东西撞上了。

啊!是那个孩子!她顿时瘫倒在地,无法自已。

只见那个孩子冷冷地说:“姐姐,你说话不算数,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一直也不见你来,你答应我的事是不是想反悔?”

小雪颤抖地说:“啊,不是,姐姐很忙,今天正想来帮你找,你就来了,你到底丢了什么?”

只见孩子慢慢抬头,从垂下的长发里露出一双僵直的眼睛,缓缓地说:

“我要找我的脸!请你帮我找我的脸好吗?”

“啊!什么?找你、你的脸?你的脸不是好好的在吗?”

那孩子哭了起来,“丢了,真的丢了,找不到了......”

“那、那你的脸,是、是怎么丢的ω”小雪快崩溃了。

“喏,就是这样丢的”。

说着,小雪眼前一闪,那女孩已站在47号楼的9楼窗台,伴随着一声惨叫,直挺挺的从9楼跌下。就在女孩跌落的一瞬间,小雪又见到了那晚那个令她永远无法忘记的微笑。

转眼间,已面朝下重重地摔在了距离小雪不远的地上。

血浆、脑浆四溅,慢慢地混在了一起,向四处弥漫。

看到这景象,小雪惨叫一声,几乎晕过去,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爬起来,只有软软地瘫在地下,任凭这惊惨的一幕再现着,忽然,已摔的血肉模糊的小孩慢慢蠕动起来,一点,一点,向小雪爬去。

“啊!你、你别过来!”她歇斯底里的喊着。

“姐姐,我的脸就是这样丢的,妈妈说我的学习不好,给她丢了脸,所以,我把脸还给她,现在,我没有脸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找脸呀!”小女孩爬到小雪的脚下哭着说。

“啊,不,我无法帮你找,你的脸,本、本来就很漂亮!”小雪极力压制着心中的恐惧。

“是吗?你看我漂亮吗?”说着,那孩子慢慢抬起了头,一颗头发与血液和脑浆粘在一起的头,一颗没有五官,血肉模糊的头……

她与她几乎是脸贴脸。

小雪完全崩溃了,她已看不清那女孩脸上的五官,只是依稀闻到阵阵的恶臭,令人作呕。

“你、你放过我吧,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为什么?”小雪疯狂的喊道。

“你答应过我的事,就应该做到,你不会忘了我们当初的约定吧!”那女孩阴阴地笑着,“现在你要陪我去找脸!”

“我没有办法帮你找,你别过来,别...啊!”小雪恐惧到了极点,她一边哭着向后艰难地挪动,一边伸手摸索到一块砖头,朝那东西的脸上疯狂地砸去,肉已被砸的稀烂,成块的向下脱落。

“没有办法?那就把你的脸给我,你答应过我,要帮我找的,哈哈哈......”,说着,便张开双手,朝小雪的脸上扑去……

第二天,在47号楼的附近,发现了一具女尸,警察在验尸时发现,女孩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搏斗痕迹,也没有任何自杀或他杀的迹象,只是她的头上......没有脸!

每到凌晨3点,四区小区总能隐约听到这样一个声音“请帮我找我的脸好吗......”

阳痿有哪些原因

赣州现代医院男性不育的概率

我的胚胎冷冻保存年了

白斑病吃什么食物可以改善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