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弟弟自杀救哥哥换肾少年背负亡弟梦想圆梦大学_[新闻news]

发布时间:2021-06-02 15:45:08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中安在线讯 据新安晚报报道,这是一个关于活着和梦想的故事。

2010年6月,阜南县地城镇母子岗村的郜洪辉郜洪涛兄弟俩先后被查出患尿毒症,他们离开校园在合肥求医。为给儿子凑医药费,父亲郜传友捡破烂乞讨度日。

为了省钱给哥哥治疗,2011年7月弟弟郜洪涛留下遗书自杀身亡,遗书上写着,“我离开了,但是哥哥有救了。”

“我要好好活着,要读书,上大学。”背负着亡弟未完成的梦想,哥哥郜洪辉换肾成功,在休学4年后重返校园,学习一刻不敢懈怠。

今年高考,郜洪辉考出了508分的好成绩,被安徽农业大学录取。得知儿子考上大学的瞬间,郜传友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我希望他考上大学,更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思念常在,他始终铭记亡弟梦想

从2011年到2017年,郜洪辉这个名字出现在新安晚报报纸上,已有8年。从兄弟俩查出患尿毒症,弟弟郜洪涛自杀身亡,到哥哥郜洪辉经历换肾手术、重返校园,记者一直持续关注这个苦难的家庭和这位励志的大男孩,并给予帮助。

昨日一个好消息传来,26岁的郜洪辉今年高考考出了508分的好成绩,超过一本线21分,被安徽农业大学录取。

“我永远不会忘记弟弟最后的嘱托:‘请帮我完成我的梦想,不要对生活失去信心,照顾好爸妈。’”郜洪辉说,至今弟弟的遗书,父亲一直保存着。全家人提到弟弟的名字都会小声翼翼,担心提了会更伤心。但是实际上,谁都不会忘记“郜洪涛”这三个字,全家人都在心中默默地思念着他。

“我和弟弟一起长大,现在仍时常想起他。”郜洪辉说,有时晚上睡觉,脑子里全是弟弟,对他感到愧疚。“我身上有他未完成的梦想,只有想着更努力才能对得起他。”

重返校园,对学习一刻不敢松懈

因为过去连年透析,郜洪辉胳膊上的针眼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大的肿包。郜洪辉说,2014年重返校园从高一开始念,生活也重新开始,充满希望。不过与班上大多出生在90年代尾巴上的同学相比,他年龄大了很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

“我没有提到过去的事情,不想同学们对我另眼看待。也可能同学知道了也没有来问我,时间就像润滑剂,很快我就融入到新的环境里。”郜洪辉说,家里是村里的贫困户,再加上治病花了很多钱,学校对他很照顾,尽可能争取一些贫困生资助,帮助缓解经济压力。

“高一高二压力比较大,一来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二来因为自己得到很多爱心人士的关心,害怕自己高考考不好,有负众望。”郜洪辉说,在学校里,他尽最大努力学习。下晚自习后,还要复习功课到深夜11点多。有时实在感到累了,想起弟弟,内心就充满力量,就想多看一会书。

上学、听课、写作业……郜洪辉和同学们一样进出校园。不过他比别的同学都“脆弱”一点,要非常小心地避免感冒,要吃抗排斥药物,每隔一段时间还要到合肥的医院复查。

为了儿子,父母在县城打工卖菜

为了儿子,郜传友几乎付出了所有。读书是儿子最大的梦想,他唯有不顾一切支持。为了方便照顾郜洪辉的起居,夫妻俩在阜南县城租了一间房子。

每天郜洪辉走进校园学习,郜传友夫妻俩就在当地工地上打零工,早出晚归。“我每天早晨6点起床去上学,而爸妈5点多就出去干活了,中午他们还会回来给我做饭。他们非常辛苦,晚上等我下晚自习,他们才去休息。”郜洪辉说,父母一直鼓励他要好好学习。不过半年前,父亲郜传友身体出现不适,检查发现患有轻微冠心病,不能再做太重的体力活。后来他们就决定摆摊卖菜。

过去,郜洪辉还需要父亲陪同到合肥复查。渐渐地,他习惯了一个人来合肥复查,父母已经非常不易,他不想再增加负担。

高三冲刺阶段,郜洪辉压力很大,一方面要跟上老师和同学的复习进度,另一方面还要顾及身体。但他一直坚持着,只有实在撑不住的时候,才会请个假。郜洪辉说,自己是背负着弟弟的遗愿活下来的。他的梦想里有弟弟那一份。所以他一直在努力,一刻也不敢懈怠。

为了不影响学习,他甚至有整整半年的时间没去合肥复查。高考后第一天,他才到合肥进行复查,好在复查结果不错,就连医生都说他比常人幸运。

圆梦大学,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

今年高考,郜洪辉考了理科总分508分,超过一本分数线21分。在填报志愿时,他就想好了要报考合肥的高校。因为他的“换肾手术”是在安医附院进行的,而安徽农业大学离医院比较近,复查比较方便,所以作为第一志愿填报。

7月17日上午,郜洪辉怀着忐忑的心情在网上查询录取结果。看到自己被安徽农业大学计算机专业录取时,他很高兴,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心里默念:“弟弟,我们的大学梦圆了。”

随即,郜洪辉给父亲打了一个电话。得知儿子被录取的信息后,郜传友眼泪止不住地流。“好啊,儿子起早贪黑学习,终于有了不错的成绩,没有白费心思,没有辜负社会各界的关注。我希望他考上大学,更希望他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憧憬未来,希望在大学多学知识

不过欣喜过后,郜传友又陷入忧虑,“儿子考上了大学,对我们家来说是天大的好事。可没有学费、生活费,上大学还是难。”

据悉,郜传友夫妇每个月2000元左右的收入几乎全花在了儿子身上。上个月,郜洪辉母亲又因脑梗塞住院,至今家里还有11万元的债务还不上。郜洪辉每天都要吃进口的抗排斥药,三个月复查一次,除去报销的部分,每月还要负担两千多元的医药费。

高考后,郜洪辉曾想出去打工挣学费,父亲却一直拦着他,因为医生说郜洪辉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孩子考上大学不容易,说啥我都得想办法供养他。”郜传友说,但相比读书,儿子能够好好活下去,对他来说更重要。

终于圆梦大学,郜洪辉心里很激动,开始憧憬起大学生活,计划在大学里多学习知识,锻炼技能,增强自己的就业优势。

“别人家的孩子像我这个年龄,早就开始挣钱养家了,而我却还需要父母的照顾。我希望以后能回报他们。”郜洪辉说,自己对未来并不敢多想,努力把现在做好,以后不论会怎样,自己都不会放弃为可能的将来而努力。

肝癌免疫治疗费用

北联nk免疫细胞治疗

全国十大肺癌医院排名

北京治卵巢早衰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