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我也曾是华尔街的肉

发布时间:2020-07-13 17:37:07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15年前,当我过五关斩六将闯入华尔街,在其间占有了一席之地时,感觉不知道有多好!华尔街全世界精英热切向往的地方,我梦想的圣地,心里喊着:华尔街,我来了!

在华尔街我一直干得不错,从最底层开始做起,虽然有两次因公司兼并而下岗,但每一次都找到了更好的位置,不到10年便升至管理中层,算顺风顺势。可渐渐地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儿,具体又很难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2004年的一天,逛书店时一本书抓住了我的眼球:《华尔街的肉:我从绞肉机中死里逃生》,拿起来一翻,便放不下了。

作者安迪凯斯勒和我背景相似,也是电脑软件出身,因为这个背景,进入华尔街担任了半导体行业的分析师。最后在摩根斯坦利。准确预测到以英特尔为代表的半导体行业的崛起,迅速在华尔街奠定大牌分析师的地位。然而与此同时,他毅然辞职离开了华尔街,放弃了每年几百万美元的高薪。

真是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考场。凯斯勒为何在辉煌之时离开华尔街?想必书中一定有答案。我买下了这本书,一个晚上一气看完此书,而后一夜未眠,陷入了沉思。

书中最触目的一句话:在华尔街无论你做哪种工作,我可以向你保证,它什么意义也没有!你只不过是小齿轮、小卒、小兵我就是华尔街的一块肉,在华尔街每一个人都只是一块肉,他们从我们身上榨取脂肪,熬炸后被拿来当做保持市场润滑、有效率的机油,每个人都有利可图。但是,每个人也都随时可以被取代。一旦你的油被榨干这些话字字句句敲打着我的心,与我多年来的感觉不谋而合,那就是我不过是在替他们做嫁衣。

而他们又是谁呢?

凯斯勒讲了不少故事,毫不留情地揭露了华尔街那些投资银行家和证券分析师,如何为自身的利益进行巨大的欺骗,并操纵市场。而问题的关键是,几乎所有的表面合法的行径背面,都隐藏着罪恶的勾当。这就是华尔街,许许多多阴谋被华丽的表面装潢所包围,只有撕去那层包装纸,我们才可能看见无数的丑陋、贪婪和疯狂。

其实,他们不仅指华尔街的大鳄们,包括凯斯勒本人。这本书等于是作者的忏悔录。

书中讲到一个故事,当英特尔的股价在20美元时,凯斯勒分析它的前景看好,应该会涨到35美元。但他的同事罗森,当年高科技企业的头牌分析师,非要他把目标价格调整至50美元。就这样,靠着分析师不断提高价格目标,作出建议,推高了股市,从而形成了泡沫。

后来泡沫破灭,凯斯勒和罗森的桌上堆满了投资人激动与愤怒的电话留言纸。凯斯勒向投资人一一回电致歉。而罗森竟然连错误都不愿承认。

不过即使我们向投资者承认了错误,结果又能怎样?损失的钱还能回到他们的账面上吗?我也有过类似的经历,曾经数次按老板的要求,在做多 时,故意高估公司的业绩,或者在卖空某股时刻意贬低该股的价值。所以这个他们也包括了我自己。我们都曾为虎作伥。

凯斯勒更在书中详细地揭示了华尔街的本质,书中不止一次指出,华尔街本身不产生财富,而只是做资本的再分配。有些公司很容易融资,而有的公司则必须付出更高的代价获取资本。华尔街控制着资本的门路,向期望进出此资本市场的公司收费,借此攫取巨额利润:企业所支付的是融资费用(例如承销手续费),投资人付出的是交易经纪佣金,这看似公平合理,其实肮脏的秘密在于,华尔街人把这些公司创造的利润的一半,分配进入了自己的口袋!

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我也不止一次想到这个问题。我当时所任职的公司,是华尔街几大包销商之一,我曾参与过多家公司的上市,包括一家中国大型企业,亲眼目睹我们公司如何通过IPO的定价、佣金的比例、再加上市后通过做Green Shoe期权(是一种包销商在获得发行人许可下可以超额配售股份的发行方式),将全部融资至少40%融进了我们公司的腰包。虽然好像都合法,但是合理吗?!

这不就像《水浒》里梁山好汉在山上设关卡拦路取财: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钱。梁山好汉还算是劫富济贫,还会仗义疏财。而华尔街人包装得更精良,通过高薪和年底的巨额奖金,将买路钱笑纳;同时还在媒体上大肆炫耀战绩,比拼谁家的买路钱拦截得更多。

凯斯勒在书中还谈到,在华尔街证券中,一边是魔鬼般高智商的精英们,另一边则是无数愚蠢的个人投资者(也就是国内所称的散户):他们根本不懂证券投资,不宰他们宰谁?个人投资者总是等到股票价格上涨时才会开始追高买进,然后又抱怨股价下跌;或是紧抱着行情好的股票不卖,认为一定还会再涨,等到价格下跌时,又来责怪你。这话大家可能不爱听,但这的确是事实。事实上即使散户们学懂了证券投资也没用,因为信息严重不对称,就像打麻将,你手中握的牌对手一览无余,你说你能赢吗?

这真是店大欺客。而另一方面是客大欺店。凯斯勒讲了微软怎样玩股市的故事。有一次,微软也许下星期要为员工配股定价格,于是选这个时机召开分析师会议,说服分析师们将微软的评级降低:在会上,微软总裁乔恩-合利说:我想对各位的获利预估表示一点意见,在座的有些分析师的预估值太高,应该向下修正。为了自己的利益,分析师怎么敢得罪微软呢,只能无条件服从。结果,那天微软股价一天跌去4.5%。

他们把市场简直当木偶般玩耍。

尽管在华尔街十几年,类似的事件碰到不少,而《华尔街的肉》进一步证实了我一直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顿时萌生退意。不过一夜思考之后,便想再待着看看情况的变化再说吧,说不定这本书出版后,会促使华尔街的改变呢。

我太天真了。华尔街岂会为了一本书而改变?其实,这本书也不过是将华尔街人早就心照不宣的事情说了出来而已。

2007年底,眼看着华尔街越玩儿越离谱,我再次翻看这本书,终于下定决心,不能再为虎作伥,便像凯斯勒那样,从绞肉机中死里逃生,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加格达奇订制工作服

临汾工服制作

盘锦订做西服

崇左职业装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