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700亿狂流深圳地下金融造灰色港股直通车

发布时间:2020-03-26 11:17:49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今天到现在我这里就卖出了5个保险箱。”11月20日,深圳振华路上,一家面积不大的办公文具店的店主得意地对记者说,“以前要两三天才能卖出一个呢。”

从上个周末起,深圳市场上的保险箱销量激增。部分小业主通过亲友的所有账户按上限狂取现金后,存于自家新购买的保险箱内,以备进货付款之需。

这一幕缘于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下称深圳人行)在11月上旬发布的一个通知,将深圳各商业银行的客户每日提取现金额限定在3万元以内。

11月20日,在温家宝总理批评和舆论的压力下,深圳人行不得不宣布,限额提现措施将在2008年元旦前取消。此时距其决定提现限额仅半月有余。

短命的提现限额对深圳人行来说多少有些无奈。自1998年以来,连续10年每年高达500亿至700亿的现金净投放已让他们无计可施。

而高额现金净投放又助推地下金融的滋长,大规模的洗钱和间接炒港股活动通过地下钱庄将人民币源源不断地流向香港和境外。

尽管年底限额规定解除,但未有新的措施出台,这一持续多年的问题依然在寻找出路。

短命限额

“我是因为有急用,需要一次提款15万元,但银行根本不予理会,只准提3万元。唯一的办法就是销户,把所有的款提出来。”11月中旬,在深圳从事印刷业的王老板向本报投诉说,最后,银行为了限制他提现额度,竟然同意了他激愤之下作出的销户行为,令王老板异常恼怒。

与部分市民采取销户措施同时发生的,是每天ATM旁排起的取款长龙。有的市民需要排队1小时才能取到现金。机器里的钱刚一放进去,不到一个小时就会被提取一空,不早点来排队早就没了。

有的自助网点的取款机只能一次100元地取钱。

华强北一带的办公文具店保险箱销量见长,买主多是附近经营电子产品的老板。各种销户套现的取款秘技在网上广为流传。

“钱荒”怪象,缘起于11月初深圳人行向各商业银行发出的通知——为打击违法行为,要采取适度控制机构账户和个人账户提现金额的措施。日取现限定3万元,每周不得超过5万元,每月不得超过20万元;企业每日提现不得超过10万元,每周不得超过20万元,每月不得超过50万元。

限令下达,舆论哗然。深圳人行被指无视商业契约精神,违反《商业银行法》,侵犯了储户存款自愿、取款自由的权利。

《商业银行法》第29条规定:“商业银行办理个人储蓄存款业务,应当遵循存款自愿、取款自由、存款有息、为存款人保密的原则”。

面对舆论质疑,深圳人行的解释是,“加强现金管理正是为了保证广大存款人合理的现金需求,从而达到取款自由的目的。”

这一解释显然并不令公众满意。设限规定甚至引起国际关注。11月19日,温家宝总理在新加坡接受传媒访问时发表了对深圳限额提款的看法。“我们不赞成现在的做法,应该采取法律的办法,并且对市民进行广泛的宣传。”温总理说。

次日,深圳人行被迫宣布,限额提现规定将在2008年元旦前终止。

700亿狂流

取现设限的背后,是深圳连续高企的现金净投放。

深圳人行方面称,今年头9个月,深圳现金净投放占全国近半。目前深圳现金年净投放已达600亿元之巨。大规模的现金投放中混杂了利用大额提现进行黄赌毒、走私、洗钱、偷漏税等违法行为。

在深圳,这种现金净投放规模由来已久。人民银行深圳中心支行统计表明,国内银行现金投放自1995年以来便进入稳定期,而深圳则相反,现金净回笼逐年减少,现金净投放逐年增加。1998年,深圳银行的现金彻底转变为净投放,而后净投放量逐年增大。至2003年,深圳产生了年约450亿元的巨额现金净投放,远远超过上海、广州等中心城市,2001年甚至占到全国现今投放总量的44.1%。

事过6年,至2007年,前9个月的现金净投放仍占全国近半,净投放规模则一路攀升。“现在已达到每年六七百亿之巨。”深圳人行一位人士介绍说。

每年数百亿的现金投放因何而起,只要到华强北电子市场转几圈就会明了。

车水马龙,人潮涌动,深圳华强北电子市场每天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采购商。10余年来,这里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采购商的结算方式。以前,他们多揣现金而来,现在只需一张银行卡或一个操作指令就足够了。

这种结算方式下,深圳的银行账户常常被大量提现。自2002年以来,交通银行在华强路三个网点的现金投放量就占到交通银行深圳分行的60%以上,而整个深圳现金净投放的一部分就是通过交通银行太平洋卡提现完成的。

影响深圳现金净投放还有另外两个因素:一是农民工的货币收入,二是人民币与港币的兑换。这当中,前者的资金量充其量仅百亿元而已,后一个因素在早几年曾起主要作用。

将目光越过深圳河,就会发现另一种景象:就在深圳现金巨额净投放的同时,香港人民币现钞找换业务正如火如荼。

据深圳银监局局长于学军估计,数年前,香港每年需要的人民币现金缺口约为460亿元,这恰好与深圳每年的现金投放量基本吻合。

当然,水涨船高,香港人民币需求在增加,深圳现金净投放也在增加。为解决这一问题,央行规定,自2004年2月25日起,香港银行正式开办个人人民币存款、兑换、汇款和银行卡四项业务,而深圳银行也成为人民币清算机构。至此,人民币开始向大陆回流。

据深圳人行统计,截止到2005年9月30日,清算行在深圳人行清算账户余额为226亿元人民币。有鉴于此,是年11月1日,央行发布公告称,宣布扩大为香港银行办理人民币业务提供平盘及清算安排的范围。

至此,导致最初深圳巨额现金净投放的香港人民币兑换因素已部分解除,那么,依然高企的现金净投放的原因又在哪里?

现金运输链

11月17日,深圳市公安局公布了早些时候破获的杜氏特大地下钱庄非法买卖外汇案的细节。警方称,这个钱庄从2006年至2007年5月非法交易金额达43亿多元。

经查明,这家地下钱庄是香港一家人民币兑换行的董事长杜玲设在深圳的一个办事处,已在暗地里进行了长达七八年的外汇买卖交易,自2006年至2007年5月,平均每天的交易数额达800万元。

杜氏地下钱庄的客户多是中小企业和个人,客户遍及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在地下钱庄买卖外汇,交易十分简单,只需要几台电脑、电话和传真,就能从网上银行直接划转账,3分钟就可完成一笔业务,行动非常隐蔽。

“正是这一个个钱庄,造就了广东每年通过地下钱庄洗钱2000亿元的吞吐量。”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的刘涛认为。

一度热炒的港股直通车迟迟未直通。而地下金融链条造就的“灰色港股直通车”早已有悠久的历史。

南向,是地下钱庄的“钱”途所在。据深圳市公安局调查,杜氏地下钱庄的大量非法资金流入香港的股市、楼市,其中与房地产有关的交易资金达1.3亿元,与资本市场有关的交易资金达1.05亿元。

据证券机构人士分析,杜氏的外汇交易方式为替代性汇款机制,某公司如想在境外做一些投资,并把钱打到境外的话,它只要和杜氏地下钱庄谈好一个汇率,把人民币打在国内的钱庄所控制的人民币账户上,再通过杜玲在香港的兑换行机构,将相应港币或其他外币打到境内该公司指定的境外账户上。“这样的资金是两头走的,境内提现的是人民币资金,境外提现的是外汇资金。”这位分析师称。

反过来,港人、港资企业或其他境外人士、外资企业也可将外币通过地下钱庄流入国内。甚至连大型国企中石化及中石油集团,也有传言称其下属公司涉嫌卷入杜氏地下钱庄案。

据知情人士称,由于深圳的汽油价格远低于香港,部分香港公司直接向这两间国企的深圳加油站买油,但由于两家集团公司严禁旗下公司收取外币,买油的香港公司便向地下钱庄支付港币,待地下钱庄转换为人民币后,香港公司再将买油款项存入两国企的银行帐户。

11月19日,温家宝总理在前述新加坡场合强调,要严格查处地下钱庄问题,不论牵涉什么人或者企业,都要严格处理,加以惩处。

白癜风患者如何避免辐射的伤害

鹤岗有什么方法能治好银屑病

兰州早期治疗白癜风需要注意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