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兵妈妈姜小巧30载拥军如一日图

发布时间:2020-02-27 11:02:55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姜妈妈与兵儿子们拉家常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 通讯员 陈世亮)在曲靖市沾益县,有一个平凡的“兵妈妈”,驻地的战士们都管她叫姜妈妈。

她叫姜小巧,她是曲靖市沾益县的拥军模范,也是全国爱国拥军模范。

最近一次见到姜妈妈,是在建军节的前夕,正逢姜妈妈来连队看望官兵。

时隔6年又回到老连队,与其说是探亲,不如说是回去和姜妈妈再在老连队度过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建军节,和她再拉拉家常,回味一下过去的美好时光。

再次见到姜妈妈时,恍如隔世,姜妈妈背明显有些驮了,从那一头银丝里我看到了姜妈妈的操劳,也看到了岁月的不饶人。

说起姜妈妈的拥军,那肯定是人间的一种大爱,更是一个老军属的担当。在革命战争年代,她就把丈夫送到了部队参加革命,自己肩负起养家糊口的重任。和平年代,她又把儿子和自己的女婿送到了部队,在部队这所大学校的教育培养和她的关心支持下,儿子和女婿相继考上了军校,成为了共和国的军官。“姜妈妈”是她的兵儿子们对她的亲切称呼,她的拥军故事也在驻地被传为佳话。

从1983年开始,老伴转业到看守所工作后,姜妈妈就与部队官兵结缘,吃住同在一个大院。

每当看到官兵们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看到官兵长年累月奋战在执勤一线时,姜妈妈想到自己在部队的儿子和女婿时,心里也总想给官兵做点什么。

从那时开始,她就把武警曲靖支队的战士们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每年的新兵入伍、老兵退伍和逢年过节,她就和老伴给大家送来慰问品,与大家一起拉家常;战士有了思想疙瘩和想家时,她总是用一颗慈母的心关心呵护他们;寒来暑往,姜大妈熬姜汤、煮绿豆稀饭,忙碌的身影总是围着战士们转,让大家感受到一种贴心的温暖。

三十年来,姜妈妈的兵儿子们不管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她的大恩,只要想起她就打个电话,或写信问候,或千里赶回驻地探望,让年愈古稀的姜妈妈老年生活充满了快乐。

在姜大妈家里,从她珍藏着的上百张与战士合影的照片中,我看到了12年前刚下连队时与她的合影,姜妈妈在一个老井旁和我们一起拆洗衣被,虽然照片有些模糊了,但那段记忆仍时刻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2002年3月底,新兵在教导队新兵集训结束后,分配到老连队(如今的武警沾益县中队)工作,任务是担负看守所的外围看守任务。由于新兵大多数是南方人,不但对水土不服,连洗晒缝补这些简单的活计都做不好。

更糟糕的是,由于连队条件差,新兵下连后就产生了想法。

姜妈妈对于这些新兵蛋子的思想底数和指导员掌握的情况出入不大。之所以姜妈妈是中队的编外“指导员”,就因为她更懂得用心去感化每一名战士,用慈母的关爱去温暖体贴每一颗远离故乡的心。

曾经一个刺头兵,训练不够积极,思想不够上进,学习不够积极,但自从姜妈妈给他说起连队如何在困境中打翻身仗,如何在硬件不足靠软件补的逆境中屡创佳绩时,让他对连队又心生好感,荣誉感也随之增强。

在姜妈妈和中队官兵的鼓励下,我当上了连队的文书,后来又当上了司务长,不但入了党,还多次立功受奖,最后进了上士。这其中饱含着姜妈妈太多的付出和功劳。如果没有遇到姜妈妈这么体贴的人,或许我早已飘零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

姜妈妈对战士的爱,甚至超越了母爱。战士苏应相是个从小就失去双亲的孤儿,一直在舅舅的照顾下长大,不但性格内向,而且也很难融入部队这个大家庭。

刚当兵时,小苏的身体素质很差,连3000米都跑不下来,每次训练都掉队,刚下连队不久就情绪低落,思想消极,不愿与人打交道,整天提出要求退伍。

在姜妈妈眼里,没有好兵与坏兵之分,每一个兵都是人民的子弟兵,都是她的好儿子,她和中队干部一样,不抛弃不放弃任何一名战士。

小苏没有切身感受过什么叫母爱,她就让小苏叫她妈妈,一到周末,姜妈妈就带着小苏到公园里转悠,谈谈心,拉拉家常。节假日,姜妈妈就带着小苏上街购物。看到小苏的衣服破了,姜妈妈一起与他一针一线地缝补。由于小苏文化基础差,识字不多,姜妈妈就上街为小苏购买了很多书籍,一有空就让老伴帮助小苏补课。

在姜妈妈和战友们的齐心帮助下,半年后,小苏像换了个人似的,思想上进了,工作积极性也高了,不但被评为执勤能手,还入了党,转了士官。

小苏退伍那年,他抱着姜妈妈跪地痛哭。

他说:“如果不是遇见姜妈妈,自己依然走不出封闭的世界,也学不到那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姜妈妈就是我的亲妈妈!”

看到营房前那一排排整齐的槐树,那都是姜妈妈和一茬茬官兵一起亲手栽下的。那一块块方方正正和绿油油的菜地,也是姜妈妈和官兵们一起付出的结果。

姜妈妈说:“每年老兵退伍的时候,看着老兵离去,虽然有些悲伤,但是看到年轻的战士在部队这个大家庭里不断成长,她就感到十分满足了,她和中队干部的付出就很值得。”

听说今年我也要面临着转业,姜妈妈紧紧地握着我的手,她的嘴角在微微的颤动,她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三十年对于我们,或许只是时间的跨度,但对于一个坚持不懈做着拥军份内事的拥军模范来说,姜妈妈身上始终散发着人性的伟大光芒,她是用心在拥军,她把拥军当成了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融进了自己的生命。

虽然身体大不如从前了,但姜妈妈的拥军情从未间断过,她说,只要我还活着,我都不会忘记部队的恩情,都不会抛弃我的兵儿子们。

刘斌医生

北京联科中医肾病医院动态

冯世纶医生

合肥新生儿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