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网络新媒体技术改变习惯草根视频斗秀世界杯

发布时间:2020-02-03 02:05:31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编者按\ 与其说世界杯是一场体育赛事,不如说它已经变成了一个长达一个月的节日,劳碌的地球在这一个月有充分的借口放纵和狂欢。赛场上表演体育竞赛,赛场下展开智力竞赛,网络新媒体的技术潜流改变着人们的观看习惯,抢夺的不是足球而是眼球,不是主场却同样激烈。

拜金女马诺以一句“宁可在宝马车中哭泣,也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迅速蹿红,但这锅沸水被广电总局一纸禁令冰冻起来。主管部门的荧屏整风行动不仅在电视台上显示出威力,同样,马诺的互联网星途也被断送。

记者获悉,由优酷自制的一档世界杯节目《非球勿扰》在2010年6月11日开播,原计划由体育名嘴董和马诺搭档组成“马天使”组合,而近期在优酷宣传片中高调亮相的却是《非诚勿扰》捧红的另外七位话题女王,谢佳、马伊咪、武潇、陈怡凡、那笛、韦敏、张馨予的全新组合被戏称“七仙女”。

另外,由新浪炮制的“黄加李泡”节目由著名体育评论员黄健翔和李承鹏担纲主持,和范志毅、尚雯婕等眼球人物极尽恶搞、娱乐之能事,在世界杯开赛之前,不断地抛出话题,引发网友聚众围观。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档分别由门户和视频网站独立制作的综艺节目,所用的主持全部都是来自电视界,而在世界杯赛事期间,这些有着浓厚传统电视人标签的名嘴们无一例外地选择了新媒体平台。互联网公司之间固然存在竞争,在世界杯这场硬仗中,广电体系外的互联网媒体与电视媒体的竞合关系也日趋明显。

“草根”的奋斗

暂且借用“草根”一词,来形容民营视频队伍,因为和家大业大的电视台相比,视频网站实在是不起眼的小人物。但是,五六年左右的时间,小人物仰望星空,脚踏实地,如今做出的成绩不容小觑。

世界杯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军事演习,大家都摩拳擦掌,放手一博。

董坐在优酷位于中钢国际广场11层的演播室里,说得眉飞色舞,颇为过瘾。这间演播室面积不大,设备却很齐全,是优酷专门为了自制娱乐综艺节目赶建的访谈间。“没有电视台专业,但是做节目期间,可操作的空间更大了”,有多年电视主持人经验的董一边要主持节目,有时候一边还要兼职调试机位,“名嘴不好当”。

不过,这丝毫不妨碍一档备受网民追捧的5分钟脱口秀出炉。记者最新获得的数据显示,董主持的日播节目《大话世界杯》总共20期,平均每集的播放量超过了120万,第一期是28万,第二期是51万,第三期就飙升到80多万,第五期过百万,单期的评论跟帖超过了2000条。而记者统计发现,优酷首页推荐的视频平均评论量也不过900条左右。“《大话世界杯》的影响在业界我敢说无人能出其右,我也算给交了一份好的答卷了。接下来就看《非球勿扰》了。” 优酷网高级内容总监张曙光说。

和有电视台提供的、在优酷上热播的两档综艺节目相比,《康熙来了》平均每集播放量是40多万,《非诚勿扰》初期在优酷推广时全部的播放量只是百万级别,平均每集在十几万至几十万不等。

新浪自制的《黄加李泡世界杯》没有公布有关点击率的具体数字,不过,其微博产品中各家球队的粉丝人数总计接近60万,主持人黄健翔的粉丝人数超过了105万。一句“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至今记忆犹新,黄健翔和李大眼的名嘴功力,加上新浪的强势体育平台,在南非世界杯的背景下,看名嘴“斗嘴”别有一番滋味。

对于电视媒体而言,这是一个信号。

网络视频经历了网民自由上传、从电视台和影视剧制作机构购买这两个阶段,已经积累了足够的实力自制一档质量绝对不会比电视台差的节目:完全可监测数据足以说明一切。

用真金白银来换算,《黄加李泡世界杯》的广告收入已超过2000万元,创下新浪视频广告历史的最高纪录,“目前这档节目的广告形式包括总冠名、包框、插片、植入等广告形式,为新浪带来了至少超过千万元的账面收入”,《黄加李泡世界杯》的发起者新浪营销中心总经理葛景栋说,“从这个数字来看,这档栏目已经超过一些网站在北京车展上的收入了”。而优酷世界杯的营销广告和营销收入也超过了2000万元。

新浪销售部何一鸣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这个项目得到了伊利的独家赞助。

在广告主的预算中,网络媒体已经成为必须支出的一部分开支。竞争还是合作,融合还是渗透,此一时与彼一时的情势完全不同。

和平演变

现在的局势是,电视台是老大,网络视频是代表未来趋势的新生力量。有句话说,当你不能消灭敌人的时候,就让他为你所用。电视台亦是如此,且不说国家网络电视台的成立,硬生生充当民营视频队伍的婆婆,各地卫视也在纷纷建立视频网站,打算占领新媒体的阵地。

在眼下需要共生的特殊时期,合作出人意料地紧密。《黄加李泡世界杯》首次实现了互联网视频本质的转变,把由“从电视获取节目”颠覆性地变成了“向电视输出节目”,目前已和陕西卫视、浙江影视频道、福建体育频道、北京人民广播电台、鼎程传媒、航美传媒、华视传媒等近百家媒体合作,同步播出。为了实现这一点,新浪特别与中国联通合作,租用卫星设备,通过卫星上传的方式,将节目信号同步传输给全国各地方电视台。

和新浪的同步播出模式不同,优酷与电视台的合作形式更加多样化一些,“广东、陕西、贵州、四川、湖北、安徽、江苏、浙江等几十家电视台具体的模式和细节是不一样的,有些可能在它的新闻领域有播放,有的可能放到它的综艺节目,或者用某一个片段,还有一些是整台的播出”,张曙光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这种渗透已经到了节目制作端的末端,对于电视台的记者、编导而言,来源于网络的素材是一个最简单便捷的信息来源。这种素材选取的方式,更容易配合电视台自身节目的气质特点和感兴趣的话题。

“世界杯对现在时下的人们来说已经不仅仅是球赛,球迷看球,但是还有一大群人是非球迷,一大群人是泛球迷,那这些人可能要看的就是精彩的集锦和赛场周边的故事,”优酷高级运营副总裁魏明说,“传统的世界杯赛事内容已经有足够多的电视节目,而我们除了节目本身的定位以外,更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用户,我们给用户的消费预期是不一样的。”

不过葛景栋也坦陈,由于这些原创栏目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比如租用卫星设备就是一笔不菲的开支。从向传统媒体购买内容,到向电视台、电台输出内容,草根视频在世界杯报道模式以及商业模式上都在进行大胆的尝试和创新。

记者观察

网络新势力

董并不是第一次触网。

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时候,他在家里搭了一个演播室,找了三个伙伴在他家住了一个月,录制《董世界杯家庭演播室》,对世界杯进行报道。而且报道的方式很特别,经常有突发奇想的桥段穿插在其中,比如用玩偶模拟球打飞的场景,比如在穿白大褂、戴眼镜,拿着吉他变装为罗纳尔多献唱。

四年前的“疯癫”延续到了《大话世界杯》里,“如果我在电视上这么表现,就要说我神经病”。

和他同样在网络的娱乐环境中敞开了玩的还有黄健翔和李承鹏。在《黄加李泡世界杯》的节目中,经常有雷人之举。嘉宾罗中旭被拉着做俯卧撑,爱戴光脚踢足球,李承鹏自己模仿大猩猩走等等。

如此轻松、消遣和恶搞,其实充分掌握了网民的观看习惯和心理:当一本正经的足球评论被电视做到了极致时,观众的幽默神经需要找到出。这就造就了董、黄健翔和李承鹏等具备这种特质(包括电视人的基本素养,但更重要的是心理素质和综合职业素养)的电视明星,在互联网新媒体上成功变身,成为新的意见领袖。

为什么说心理素质十分重要?因为这些人之前已经积累成倍光环和拥趸,传统意义上的粉丝会用崇拜将其包围。而互联网则不同,高高在上的心态必须放下,要神经强大,挨得了骂,并且节目绝对是越骂越火,最后若能网民打成一片则皆大欢喜。这也正是互联网自由表达和充分互动的魅力所在。

因此,有这样一批思想活跃的电视人,利用新媒体的特征,在互联网的渠道中塑造了新的话语权。这对于网络来说,和电视一定是互相借势的关系。既包括前文中所提到的内容上的融合,也包括明星影响力的转化。

当节目制作水平和热点人物都趋于同质化,原本实力悬殊的竞争,就会演变成势均力敌的较量。当然,就现在而言,电视观众和网络视频观众的人群不完全重叠,网络视频的力量还不足以捧出一个振臂一呼万人追捧的超级明星,但这个人一定会出现。

网丝袜诱惑

三国十大美女诱惑

制服丝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