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唐代诗人元稹如何在西厢记中始乱终弃

发布时间:2019-12-06 14:49:04 阅读: 来源:PET塑钢打包带厂家

《西厢记》是我国家喻户晓的古典戏剧名著,它叙述了书生张君瑞和相国小姐崔莺莺邂逅相遇、一见钟情,在红娘的帮助,私下结合的爱情故事,它表达了青年男女对美好爱情的憧憬和追求。曹雪芹在其名著《红楼梦》中,通过林黛玉的口,称赞它为:“曲词警人,余香满口”。《西厢记》对后来以爱情为题材的小说、戏剧创作影响很大,《牡丹亭》、《红楼梦》都从它那里不同程度地吸取了男女之间爱情的营养。

说起《西厢记》,最早见于唐代著名诗人元稹所写的传奇小说《莺莺传》(又名《会真记》)。《莺莺传》是元稹假借张生的名义,写自己对崔莺莺一见钟情的初恋情缘,以及后来始乱终弃,抛弃了崔莺莺的故事,结局是个悲剧。这篇传奇小说不过数千字,却情节曲折,叙述婉转,文辞华艳,是唐代传奇小说的代表作之一。此后,该故事广泛流传,产生了不少歌咏其事的诗词。

当《莺莺传》的故事流传了四百年以后,金代董解元的《西厢记诸宫调》问世了,这就是所谓的“董西厢”。它对《莺莺传》中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作了根本性的改造,矛盾冲突的性质变成了争取恋爱婚姻自由的青年男女同封建家长之间的斗争,张生成了多情的才子,莺莺成了争取恋爱婚姻自由的女子,故事以莺莺偕张生私奔作结,旧故事开了新局面。

到了元代,著名戏剧家王实甫在“董西厢”的基础上,把崔张的故事改为杂剧,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西厢记》。“王西厢”与“董西厢”的故事情节大略相同,但题材更集中,又改写了曲文,增加了旁白,剔除了一些不合理的情节,艺术水平也有很大的提高,成为我国古典戏剧中的一部典范性作品。元代贾仲明在《凌波仙》中称:“新杂剧,旧传奇,《西厢记》天下夺魁。”其实,被后人极力称道的《西厢记》,就是王实甫在经无数人加工的基础上撰写的结果。但已与元稹描述自己始乱终弃的初恋《莺莺传》有很大的不同了。

元稹,唐朝著名诗人,与白居易齐名,世称“元白”。他八岁丧父,由贤惠能文的母亲郑氏,亲授书传。十五岁以明经两科擢第,二十一岁初次在河中府任小吏。但登明经科仅获出身,还要再经吏部考试后方可入仕。因此,元稹遇见崔莺莺的时候,正准备进京应试。

首先,元稹在《莺莺传》中是这样描述自己的:他性格温和而富于感情,风度潇洒,容貌漂亮,意志坚强,脾气孤僻。凡是不合于礼的事情,就别想让他去做。虽然已二十三岁(实际二十二岁)了,但还是个没有真正接近过女色的处男。为什么还是处男?他解释说:“登徒子不是好色的人,却留下了不好的品行。我倒是喜欢美丽的女子,却总也没让我碰上。为什么这样说呢?大凡出众的美女,我未尝不留心的。凭这点,就可以知道我不是没有感情的人。”即我不是不好色,而是没有遇到绝色佳丽。

唐德宗贞元十六年(公元800年),张生(即元稹,后皆如是)到蒲州游览,寄住在蒲州东面的普救寺中。当时,崔家母女将要回长安,路过蒲州,也暂住在这个寺庙中。崔家女儿叫莺莺,母亲郑氏是个寡妇。而张生的母亲也姓郑,若论起亲戚来,郑氏可算是张生的远房姨妈。这一年,发生军队趁乱进行骚扰的事变,乱兵对蒲州进行大肆抢劫。崔家财产很多,居住此处,不免惊慌。

此前,张生跟蒲州某将领有交情,就托他们保护崔家,因此崔家没遭到乱军的骚扰。过了十几天,杜确奉皇帝之命来主持军务,军队这才安定下来。郑姨母在堂中设宴感谢张生,并命崔莺莺出来拜见这位远房表兄,以谢活命之恩。过了好久,莺莺小姐未出来,推说有病。郑氏生气地说:“要不是你表兄的关照保护,你早就被乱兵掳走了,如今还讲究什么避嫌呢?”又过了好久,她才出来。穿着平常的衣服,也没添加新鲜的装饰,环形的发髻下垂到眉旁,两腮飞红,面色艳丽,与众不同。她坐到郑氏的身旁,显出很不情愿的样子。但崔莺莺的美貌仍然震惊了张生。这时,元稹二十二岁,莺莺十七岁。

张生从此念念不忘,心情再也不能平静,想向莺莺表白,却没有机会。莺莺的丫环叫红娘,张生私下里多次向她叩头作揖,趁机说出了自己的心事。下面的故事妇孺皆知:张生委托红娘递纸条,崔小姐回复说:“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张生信以为真,半夜翻墙进了西厢房,却被莺莺训斥了一番,只好灰头土脑地回去了。正绝望间,几天后的一个夜晚,红娘携被子枕头来了,安置好不久,红娘就扶着莺莺小姐来了。这时的莺莺显得妖艳羞涩,和顺美丽,力气好像支持不了肢体,跟先前的端庄完全不一样。那晚,斜挂在天上的月亮非常皎洁,静静的月光照亮了半床。张生不禁飘飘然,简直疑心是神仙下凡。就这样,崔小姐在丫环红娘的牵线搭桥下,上了张生的床,元稹遂得尝心愿。可见,元稹是知道要搞定小姐,先要搞定小姐的心腹丫环这个道理的。

当张生委托红娘递纸条时,红娘问他:“你为什么不求婚?”这个自称不是登徒子的张生,说了一番凡不想承担婚姻责任的古今男人,至今都还在自欺欺人的一个借口:“我一见小姐就不能自持,数日来废寝忘食,只怕没有几天好捱的了。如果明媒正娶,又要纳采,又要问名,三几个月的时间,我可能会相思而死了。”

在此后的一个月时间里,张生“朝隐而出,暮隐而入”,和崔莺莺在西厢房颠鸾倒凤,上演了一场场午夜狂欢。期间,张生问过莺莺郑氏的态度,莺莺回答:“知不可奈何矣,因欲就成之。”即我妈妈全都知道,已无可奈何了,因此想成全我们。

随后却没了下文,张生要去长安了,崔莺莺嘴里不说什么,却满面愁容。过了几个月,张生又来到蒲州,跟莺莺又聚会了几个月。显然,张生根本没有和莺莺成婚的意向,否则,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能敲定呢?不久,张生考试的日子到了。临走的晚上,张生在莺莺面前忧愁叹息,莺莺已经知道将要分别了,忧郁地埋怨张生:“始乱之,终弃之。”随后,莺莺为张生弹一曲《霓裳羽衣曲》,可是还没弹几声,琴就发出的悲哀的声音,身边的人都听得哭了起来,崔莺莺突然“投琴,泣下流连”。急步回到了母亲处,再也没有出来。第二天早上,张生出发去了长安。

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张生(即元稹)没有通过吏部的考试,一个人在长安寂寞难耐,又想起了崔莺莺,便写了一封信,连同一盒花胜、五寸口脂,一起寄给她。莺莺收到后,回了一封长信,在缕述相思之情的同时,也暗责了张生的始乱终弃。

张生把崔莺莺这封哀怨缠绵的情书拿给朋友看,他的朋友们也开始艳词淫声,意淫起来。朋友问他为什么要抛弃崔莺莺。张生回答:“凡是尤物,不害己,必害人。如果崔莺莺婚配富贵人家,凭借着娇宠,不成云不成雨,就会成为蛟成为螭,我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从前商纣王,周幽王,拥有百万人口的国家,力量很雄厚,然而一个女子就能让他们亡国,就能让他们众叛亲离,死无葬生之地,至今仍被天下人耻笑。我的德行不足以战胜妖孽,因此只好克制感情,和她分手。”元稹就这样把自己始乱终弃的秽行,归罪给了一个无依无靠美丽而痴情的女子。

元稹在《莺莺传》中还记述:“后岁余,崔已委身于人,张亦有所娶。”按《莺莺传》中的时间推断,“后岁余”,正好是贞元十九年(公元803年),也是元稹依附新任京兆尹韦夏卿,并与其女儿韦丛成婚的时间。然后,元稹入秘书省任校书郎。

崔莺莺嫁人后,张生还以表兄的身份,想和她见面,崔莺莺却始终不肯出来相见。几天后,张生要走了,她写一首诀别诗:“弃我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情,怜取眼前人。”从此再无消息。

无独有偶,元稹的始乱终弃并非孤证。唐宪宗元和四年(公元809年),也是元稹和韦丛成婚的第七年,韦丛卧病在床。其时,任监察御史的元稹,去成都出差。严司空为了巴结元稹,派著名女诗人薛涛去侍奉他。在妻子奄奄一息的时刻,元稹和比他大十一岁的薛涛如胶似漆,诗词酬唱,薛涛甚至把后半生的希望都寄托于元稹了。几个月后,韦丛病逝,元稹也离开成都回到了长安,薛涛的感情从此步上崔莺莺的后尘,且终身未嫁。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这是元稹悼念亡妻的诗。但元稹所写的,与所为的却不一致。就在写悼亡妻《遣悲怀三首》的同年,元稹在江陵府纳了妾。

唐文宗大和五年(公元831年),元稹暴卒于武昌军节度使任所,时年五十三岁。民间传说元稹是死于雷击。

一个一生薄行,始乱终弃的人,尽管身居高位,文采飞扬,但他始终是不会有好口碑的。

广州熊猫金银币价格

广发老版人民币

收购金银币